返回 首页

顶点小说手机版
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六十五章 南下济南府

    “王爷,不必动怒,袁某只不过是让王爷飞黄腾达时,不要忘了在下。”袁世凯斜眼笑道。

    “袁世凯,你好卑鄙!本王你也敢威胁……”端君王有点激动。

    “袁某做的这些还不及王爷的三分之一,何必呢?”袁世凯说完哈哈大笑而去。

    端君王看着袁世凯的背影,气的脸都紫了。他们二人永远是利益往来,哪有什么真情实意在里面。

    这日,皇上的病基本好的七七八八了,加上读了叶秋白送来的《三民主义》等书,让他大开眼界!他恨不得自己的国家繁荣昌盛,人民富裕。但是他自己却囚禁瀛台,这又和望梅止渴,画饼充饥有何异?喝茶间隙,光绪帝突然问叶秋白可否替他办一件事,这或许是变法行动的延续,或许能改变中国命运。

    “皇上请讲,如果是有利于人民和国家的事,叶某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!”叶秋白整日和皇帝在一起,慢慢居然成了良师益友般的好知己,皇上有什么心思,叶秋白基本上都能了解。

    “这次你替朕去山东济南府走一趟,拜访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。他叫苏长河,是康老师介绍给朕的良师益友,人虽然老了,但是思想却是先进的,救国救民不能少了他们。我想把这帮人联合起来救国!你看怎么样?”光绪帝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叶秋白闻听内心十分惊讶,是他给皇上读的那些进步思想的书,改变了皇上的思维吗?

    “皇上,微臣一定完成任务。”叶秋白坚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叶御医,这是一块免死金牌,可保你平安!”光绪帝说完,拿出金牌递与叶秋白。

    叶秋白和光绪帝畅谈了很久才回到回春堂,因为次日就要出发,所以叶秋白只是准备了几件换洗的衣服。随身携带的物品,除了皇上的信件和盘缠别无他物。

    韩雪听说叶秋白要去济南,本来安静的心也跳了起来,毕竟独自一人出门在外,多少让人有点牵挂,她已经慢慢接受了叶秋白的感情,更接受了他这个人。而茯苓呢,听说叶秋白要去济南,却很开心,因为没有人再阻拦她查脚踝纹绣花蝴蝶的人。叶秋白则最放心不下茯苓母子,毕竟此番南下路途遥远,是否险恶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经过月余,叶秋白终于到了济南府,因车马劳顿,他知道暂时找了客栈休息。次日便闲逛了芙蓉街,清朝的芙蓉街真的和现代不一样啊,古老的建筑仿佛向你诉说岁月的沧桑。

    午后,叶秋白依照地址,寻到了大明湖畔的一户人家。放眼望去,整个大宅十分优雅别致,有点像南方园林建筑风格,门口牌匾写着苏府二字。

    四面荷花三面柳,一城山色半城湖。叶秋白也无暇顾及大明湖的这些美景,便准备扣门而入,突然门打开了,从里面跑出一位仆人模样的人,他见叶秋白在门口便急忙问道:“这位兄台,你是我们家请来的大夫吧。”这个仆人看样子很急,像是苏家有什么病人病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叶秋白刚想解释,就被仆人推进了院内。

    “都等你半天了,还磨蹭什么呢?”仆人很不耐烦,双手推着叶秋白往里面正屋走。

    叶秋白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,便被人推搡着进了客厅。客厅内为了很多人,十分焦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乔大夫,你可以来了!”一个满脸花白胡须的人过来,十分不满意诊治的大夫来的这么晚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叶秋白想说你们搞错了,可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便把话又收回了。

    叶秋白来到内屋床榻,只见一位老人躺在床上,面色通红,脖子上青筋突显,像是喉中卡了东西,呼吸困难,病人意识已经开始模糊。

    叶秋白容不得半点考虑,急忙走过去,扶起老人的后背,掌心对准老人的后背,舒缓的发出一些力道。

    只见老人一张嘴,一口浓痰冲射而出,喷在离床边三米开外的地方。老人顿时大口的舒了一口气,面色不再难受,很享受的看了叶秋白一眼,然后举起大拇指称赞叶秋白,此人正是苏长河。

    叶秋白趁热打铁,在给老人家诊脉时又渡入一丝真气。苏长河此时感觉彻底通畅起来,心里不再难受,说什么要起来感谢这位技术高超的大夫。幸得众人劝阻方才作罢。

    “是谁敢顶替我的名声看病?是不是不想活了!”一个声音突然在门外高喊。

    叶秋白和众人寻声望去,只见一个八字胡手提药箱急匆匆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……”一老夫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乔大夫啊,苏老夫人。”八字胡笑眯眯地说道。

    苏夫人只是听人说过这个乔大夫,但是没有见过真人,其他众人也不认识,据说这位大夫是仲宫的,家住南部山区大门牙山附近,看病的本事也不错,十里八乡也算有名。如果不是苏家家大业大,估计八字胡也不会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乔大夫,你有什么证据啊?”苏老夫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瞧,这是我的手章,如假包换!”八字胡说着从药箱里拿出一枚印章。

    乔大夫的身份终于确定,那么这个年轻人又是谁呢?于是她便加来仆人问道:“你这是从哪里找来的人?怎么能冒充大夫呢?”老夫人很生气。

    这时,仆人战战兢兢的过来,说道:“在门口遇见的,我以为是……”“你以为,你以为会没事,万一老太爷真不行了怎么办?”苏老夫人责怪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啊,随便领陌生人回家!”

    “万一是窃贼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小偷没这么帅吧!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议论不停,突然集体失忆,忘了刚才叶秋白救了苏长河的命。

    叶秋白冷笑一声,站出来说道:“在下叶秋白,正好路过此地,恰巧被你家仆人拉进来,容不得我解释半句就让我救人,所以阴差阳错暂时稳住了老爷子的病。其实我也是大夫!”他不想解释过多,看来真的要好事多磨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你连药箱都没有,竟然说自己是大夫!”

    “骗吃骗喝的人多了去了!”

    “赶快离开苏家!”

    众人又是一番劈头盖脸的责骂。

    叶秋白无奈,本想是拜访苏长河,畅谈救国救民之大事。如此看来老爷子自身难保,如何谈论国家大事呢?

    “苏老爷子的病只是暂时的,若是病发,可以到趵突泉旁的名雅居找我,我们离的不远。”叶秋白临走不忘提醒。

    苏长河看着叶秋白离去的身影,强挤出一句话,愤然说道:“你们这群废物,是他刚才救了我的命!咳……”说完,激动的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八字胡见状,便过来把脉,感觉苏长河没有什么大毛病,就开了补身的处方,然后拿着银票走了。

    多亏叶秋白的特殊的手法和真气,让苏长河的身体有暂时好起来。苏长河虽然两鬓花白,年纪七十有余,这时却精神矍铄,貌似老当益壮,哪怕是坐着,腰板也挺的很直,外人一看根本看不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苏长河有时说话间时不时会咳嗽上两声,他便用茶压压喉咙,瞬间便好了,这样的景象家人还为是八字胡医术高,岂不知叶秋白给他的真气即将散去,危险将再次光顾。

    苏长河有三男一女,小少爷和小姐都在衙门当捕头,还破获过不大不小的一些案件。那天叶秋白来时,二人追捕犯人不在家,所以彼此也不认识。

    这天,苏长河身边右手边坐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星目剑眉,长相不凡,身着一身捕快服,英俊挺拔。

    “英俊呐,当年和皇上一起谈天论地的时候,你爹我是何等威风!可是现在人老了,不中用了。”苏长河无奈地笑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老爹!您说什么呢!”一旁的小姐苏樱樱说道,“乔大夫医术高超,肯定能把您的病治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不说了,不说了。”苏长河笑呵呵地说道,“来,喝茶!”

    爷仨喝完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要是有酒,再炒几个小菜就好了。”苏长河想着美酒佳肴,哈喇子就要流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能再喝了,您的身体怎么样,你自己还不清楚啊。”苏英俊说这句话就是要打断老爷子的念想。

    苏长河摇头叹息,感慨道:“如果不能喝酒,我就是多活几日,又有什么意思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爹,等你病好了我陪您喝。”苏樱樱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丫头了解我,真乖。”苏长河拿这个女儿如同掌上明珠。

    “爹,要不要让乔大夫再来给你看看?”苏英俊还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身体好着呢,省下的钱给樱樱办嫁妆。”苏长河笑道。

    “爹,你看你,说什么呢!”苏樱樱脸红起来。

    苏长河心里自己知道,这次病的厉害,估计时日不多了,所以他没有告诉自己的孩子们,是怕他们伤心。

    按照乔大夫说的,他最多还能再撑两年,哪怕大罗神仙在世,也无能为力,二十多年的旧疾,能撑到现在,已经是个奇迹。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/投推荐票
本站推荐
官梯
十方神王
帝霸
造化之王
大道争锋
极品全能学生
无上崛起
永恒国度
还看今朝
美食供应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