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首页

顶点小说手机版
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四十五章 说疯就疯的人

    “赵大少,救救我吧,赵大少……”

    李大嘴一下抱住赵海超的腿,话都说不清楚了,含含糊糊道。

    叶秋白实在是太吓人了,给他折磨的都要疯了,否则以他也不至于这么快把赵海超吐出来。

    “放你妈屁,老子压根不认识你!”

    赵海超脸都白了,神色慌乱不堪,一脚把李大嘴踹开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周紫嫣脸上一沉,立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狠狠的扫了赵海超一眼,眼神冷的好似能杀人。见赵海超还在这演,她心里冷笑连连,人渣果然就是人渣。

    “赵大少,既然这个人一直诬陷你,不如我们报官吧,让衙门查个水落石出。”叶秋白笑眯眯地说道。

    赵海超后背噌的出了一层冷汗,报官那还得了,被他老爹知道他办了这么件蠢事,他爹非把他生吞活剥了不可。

    “报官的话就算了吧,我看你和紫嫣也没受什么伤……”赵海超支吾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把人交给赵大少处理吧,希望赵大少好自为之。”叶秋白拍了拍赵海超的肩,便叫着周紫嫣上车。周紫嫣惊讶的张了张嘴,还想说什么,被叶秋白摆手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死人渣,以后别再让我见到你!”周紫嫣恶狠狠的冲赵海超丢下一句话便上了车。李大嘴赶紧连滚带爬的跑去挪车,迫不及待的想把叶秋白这个瘟神送走。

    往回走的时候,周紫嫣纳闷的问道:“你刚才为什么要放过他?”

    “做事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,人家是大少爷,我只不过是个平头百姓,还是不要得罪的好,把他逼急了,可能会拼命,何必呢?”叶秋白笑了笑说道,他不是怕事,只是怕给韩雪一家和自己的干妈惹来麻烦。

    “你以前练过功夫?”周紫嫣好奇问道,刚才叶秋白的身手实在是太惊人了,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。

    “嗯,小时候拜了个师傅,是位隐世高人。”叶秋白撒谎不打草稿,“不过我不想我的身份暴露出去,希望你能替我保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一定替你保密。”周紫嫣心头竟然有些窃喜,宛如一个窃取到偶像秘密的小粉丝,自然舍不得与别人分享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是回家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家。”

    周紫嫣“还是”后面的话还没说完,叶秋白便毫无迟疑的打断了她,她心头竟然莫名涌起一丝失落感。她觉得自己很可笑,先前还无比讨厌的男人,现在竟然讨好的想跟他多相处一会儿?难道仅仅是因为他刚才救了自己吗?送叶秋白到家后,周紫嫣忍不住冲他的背影喊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叶秋白头也没回,招招手,“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一等......”周紫嫣蹬蹬的跑过去,“明天我邀你到我们商行来看看,开业没多久,多给提点建议,这是商行地址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的姑奶奶。”叶秋白无奈地回答道,心想越是想离开,可是偏偏离不开,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?

    翌日,叶秋白早饭过后便拿着纸条朝周氏商行走去。

    这时突然后面来了一辆洋车,汽车喇叭嘀嘀地朝叶秋白大“喊”。叶秋白回头一看,原来是是纳兰瑾年。这年头难道开洋车是时髦的象征吗?

    “秋白,是我,瑾年呐!”纳兰瑾年走下车兴冲冲的说道,“你那天给我开出来的那块帝王绿首饰全做出来了,这个是你的。我正想给你送到家里呢?恰巧碰到你,真是太好了。”这块帝王绿成色实在太好,不只让他们家赚翻了,还让他在家族面前长足了脸面,他对叶秋白自然感激不尽。

    叶秋白笑了笑,看了看那几个挂饰,点点头,说道:“确实不错。”

    这种挂饰要是他再加持一个平安咒,那绝对一生百灾可解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不算啥,看我给嫂子准备了什么。”纳兰瑾年兴奋的一笑,随后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羊绒锦盒,当着叶秋白的面打开。只见里面放着一条碧绿澄澈的帝王绿项链,银白色的白金项链上镶嵌着几颗指肚大小的帝王绿宝石,雍容华贵,宝气十足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替韩雪多谢你了。”叶秋白也没拒绝,这条项链做的很精致,毫无俗气可言,韩雪应该能喜欢,他打算在她生日的时候送给她。

    纳兰瑾年还有急事,便没多待,开车走了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叶秋白便来到了周氏商行。叶秋白便很有礼貌的给商行伙计说要找周小姐。

    周紫嫣一听是叶秋白来了,高兴的大踏步出门迎接。

    这是京城有名的周氏远洋贸易商行,打通所有的海关关卡,贸易自由出入。周氏商行占地面积十万多平方米,忙碌的工人络绎不绝,像是赶大集一般。这些足以看出这个女强人的实力有多猛。

    叶秋白见到周紫嫣迎门而出,心里也是特别激动,这种感觉怎么有点像小别胜新婚呢。

    周紫嫣露出一个笑容,说道:“谢谢你能来,你也算是我见到的唯一一个真男人。”

    叶秋白被她这话逗笑了,问道:“怎么,难道周小姐认为这么多年见的,都是假男人?”

    “对,都是假男人,都是些虚情假意的窝囊废,简直比女人还要女人。”周紫嫣调笑了一句。

    叶秋白笑了笑,说道:“谢谢你的夸奖,我真的是一个真男人吗?”

    周紫嫣抬眼看了他一眼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叶秋白看着周紫嫣笑的如此迷人,心想即使自己被耍弄,也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“周小姐,不知道你今天让我来何事?不会只夸我是个真男人吧。有事直说吧。”叶秋白坦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病,我让你给我看病。”周紫嫣噗嗤一下笑了,她此时很想考验一下眼前这个神医的医术到底如何?

    叶秋白顿时感觉有点好笑,便说道:“那你让我把脉看看。说不定你真的有病!”

    “啊?我真的有病啊?”周紫嫣颇满脸惊讶,“快给我看看,我到底得了什么病?”

    “周小姐,你是否有病,我看看便知道了,有病便治,没病更好!”叶秋白解释道,心里却不停的暗笑。

    “你想的美,我也是你想碰就能碰的?”周紫嫣撅着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周小姐玉体金肤,那我确实碰不起,不如这样吧,请你找一些丝线,我为你悬丝诊脉。”叶秋白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悬丝诊脉?”周紫嫣面色一惊,中医界确实有悬丝诊脉一说,但是还从没见人用过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忽悠我玩呢?”周紫嫣翻了个白眼,那天晚上叶秋白把赫德先生治好,确实挺令她惊讶的,不过悬丝诊脉,实在是有点太吹牛了。不过周紫嫣想快点揭开真像,便让女仆拿了一些丝线进来。

    叶秋白拿了几根丝线,让女仆绑在了周紫嫣的手腕上,自己则坐在周紫嫣的对面,将线扯平,四指附在了上面。悬丝诊脉是叶秋白祖上的拿手绝活,不会存在出错的情况,所以叶秋白不由有些纳闷,从脉象上来看,这个周大小姐确实没什么病,除了工作压力大,有些劳累外,身体很健康。

    “周小姐确实没什么病,平日里注意不要过度劳累就行了。”叶秋白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我没病吧。”周紫嫣有些得意的看了叶秋白一眼。

    “周总,周总,不好了!不好了!”周紫嫣的女秘书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对,对不起!”女秘书看到叶秋白和周紫嫣在一起,感觉自己太冒失了,赶紧道了个歉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!慌慌张张的!”周紫嫣面色一冷,自己说过多少遍了,在商行里要时刻注意形象。

    “周总,苏……苏姐也疯了!”女秘书急忙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周紫嫣面色一变,“走,带我去看看!”

    说完她快步走了出去,叶秋白也赶紧跟了上去。听到疯了两个字,叶秋白也不由有些纳闷,像这种大商行,入职的时候应该有体检的,不可能录取有精神疾病隐患的人,所以好端端的一个人,怎么可能会说疯就疯了呢?商行西侧一半都是工人搬运车间,没有格挡,是那种开放的大空间,足足有数十人。

    此时一个身着白色短身打扮的女子在车间里上蹿下跳,大喊大叫,要么就在别人身上乱摸,要么就抓着别人的手在她身上摸,疯癫不已,而且嘴里一直嘟囔着一些胡话。周围的员工都被她这疯癫的样子吓得不行,纷纷避让。周紫嫣看到这一幕之后面色难看,眉头紧皱,这已经是她这里疯了的第二个工人了,她从来没听说过疯病也会传染的。

    “姐,上一个疯了的人,跟她症状也一样吗?”突然一个人冲出来说道。这个人是周紫嫣的表弟,叫周林,学过几年中医,所以商行的工友如果有什么头疼脑热,他一个人基本上都能搞定。

    周紫嫣点点头,说基本一样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姐,有我在呢,不用怕。”周林见周紫嫣面色难看,急忙安慰了她一声。接着他招呼了几个体格健壮的男子,让他们一起上前去把苏姐控制住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苏姐大喊大叫,面目狰狞,“放开我,否则你们都得死!都得死!”

    周林一边吩咐女秘书去他姐办公室拿他的医疗箱,一边蹲下身子给苏姐把脉。诊断完毕后周林叫那几个男子把苏姐绑在了椅子上,说道:“没什么大事,大家不必惊慌,可能是最近活比较多,工作压力大,这位大姐承受能力差,所以得了失心疯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不用害怕,我这位弟弟是有名的中医,既然他说没事,那就没事。”周紫嫣赶紧出声安抚人心,这要是一个人疯倒是没什么,可是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,竟然有两个人接连疯掉了,人心难免惶恐溃散。她此时竟然忘了叶秋白也是医生。

    “小林,真没事?你能治吗?要不让叶医师看看,他的医术很高超。”她俯身低声冲周林问道,然后看了叶秋白一眼。

    “没事,姐,这点小事你还不放心我吗,这在中医上叫狂症,西医上叫神经紊乱性心智缺失症,属于精神疾病的一种,既然她是第一次得,那我有信心能医好他。”周林自信的笑了笑,这种症状他以前确实见过不少,自然很有把握。听到周林这么说,周紫嫣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。周围一众人的神色也立马缓和了下来,长长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们今天确实被吓到了,两天前才疯了一个男员工,现在又疯了一个女员工,谁不害怕啊,说不定下个就轮到自己身上了呢,甚至好多人心里都觉得有些邪门,会不会是这俩人沾染了什么脏东西。现在听周林用医学上的症状给他们解释清楚了,众人悬着的心自然也就放了下来。随后周林写了一个指条递给女秘书,说道:“你现在马上去回春堂抓这几味药材来。”女秘书赶紧点头,转身朝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“她这种情况很复杂,你不应该草率的给她用药。”这时叶秋白突然出声说道,他也看出来这个女员工确实是狂症,但是要比一般的狂症癫狂的多,他隐约觉得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。不过她确实没从这个女人身上和其他地方看到任何一丝一毫的煞气,似乎只能用病理来解释。

    “呵,叶秋白是吧,我听说过你,知道你医术高,但是并不代表别人就是白痴!”周林见叶秋白过来插嘴,内心十分不爽,冷声讥讽道:“搞得好像除了你,天下再没有人懂医术一样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你不懂医术,只是劝你慎重些,毕竟就算是狂症,也分好多症状。”叶秋白好心提醒道,他也纳闷,似乎和这位周先生没有什么过节,为什么这么敌对自己呢?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叶大神医,她这是属于痰火扰神,只需要服我开的几味中药,清泄肝火,涤痰醒神,便可治愈。”周林傲然道,对于这种症状,他十分有信心。

    叶秋白再没说话,周林说的确实没错,苏姐这种症状可以这么治,坚持服药就能缓解甚至治愈。

    “叶医师,不好意思,我弟弟就是这个怪脾气。”周紫嫣歉意道,对叶秋白的医术她是了解的,可惜她拗不过自己的表弟。

    “这个屋子我怀疑在你们搬过来之前,死过人。”叶秋白忍不住提醒了周紫嫣一句。

    他刚说完,众人突然轰声一笑。

    “真是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个神棍啊,在这装神弄鬼!”

    “这以前根本就没人用过,怎么会死人,傻缺!”

    这片商行是位于京城的郊区,车间和设备全部都是新建的,数月前周紫嫣就已经把这一块买了下来,商行盖好后他们便搬了过来。他们是这片土地的第一批使用者,怎么可能存在死过人的说法。所以众人忍不住讥笑起了叶秋白,甚至有人觉得叶秋白是心怀叵测,故意吓唬他们。

    “听我一句劝,日落之前准时下班,要是再让员工加班到深夜,恐怕还会有人继续疯掉。”叶秋白没有理会众人的小声,低声对周紫嫣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人要脸树要皮!叶先生,请你离开!”周林突然提高音量,冷声喊了一句。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/投推荐票
本站推荐
放开那个女巫
活在诸天
都市奇门医圣
最强反套路系统
汉乡
真武世界
九天剑主
神魂至尊
大明文魁
最强神医混都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