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首页

顶点小说手机版
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百七十三章 大雨天2(月票加更)

    张俪提着一壶热水进屋,倒进盆里晾着,又搭在床边。

    “小旭,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冷。”

    “那盖上点。”

    她连忙扯过毛毯裹严实。

    “热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冷还是热啊?”

    “小旭?小旭?”

    张俪见她的脸蛋毫无光彩,眼睛紧闭,气息微弱,有点吓着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,能睁眼么?”

    “唔,我睁不开,我睡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陈小旭裹着毯子拧到里头。

    “哎,你呀……”

    张俪松了口气,又气又笑,“都这样了还跟我皮,过来,我给你擦擦。”

    遂投了投毛巾,在额头,脸蛋,脖子上细细擦了一遍。水分很快就干了,似带着风凉飕飕的,陈小旭拽紧毛毯,里面却还热,冒了一身汗。

    过了似乎很久,雨没有丝毫减弱的意思。张俪索性煮了锅粥,摘了些青菜叶,少盐,少醋,略微一拌。

    又等了好一会,终听“咣啷”“咣啷”声响。

    许非顶着一身水气钻进屋,狼狈不堪,忍不住爆粗口:“卧槽!鬼门关走一遭啊,街上连条狗都没有,就我一人骑,差点摔沟里!”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差点摔。”

    他脱掉雨衣,从里怀掏出一个小包,装着几盒感冒药,“饭后吃。”

    “那正好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张俪揭开锅盖,热腾腾的一锅米粥,先盛了三碗,“小旭,你能起来么?”

    “在床上吃吧。”

    许非把罗汉床上的小几搬过去,又扶陈小旭靠着,像医院病床那种,“你说你,生个病还得俩人伺候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好了,我也伺候伺候你们,我也煮锅粥,到时候可别不吃。”她歪在枕头上,嘴皮子一点不让。

    “我可等着啊,你煮多少我就吃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,你吃多少我就煮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张俪一顿筷子,有点恼,“都跟小孩子似的,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俩人撇撇嘴,默默喝粥。

    吃过快到中午的早饭,陈小旭又躺下,拧着脖子往这边看,“你今天不去上班?”

    “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拍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还成,就是最近导演看我不太顺眼,我主动转制片了。”

    “坏导演。”

    “哎,不能这么说。这世上绝大多数人,都不能用好和坏来简单评断,人心复杂,换我在那个位置,我也会这么干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大度,就自个儿认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,我得让他把我请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许非笑笑,道:“对了,等你好了,要不要也去剧组看看?”

    “我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散散心呗,别总闷在屋里画图,我有几个朋友想介绍给你们认识,说不定还能客串个戏份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客串?合适么?”张俪道。

    “合适……哎,还真行!”

    许非顺口一说,此刻想想忽然思路大开,“就写白奋斗沉迷《红楼梦》,喜欢钗黛,朝思暮想,最后终于见了一面。顺便引出大杂院一番讨论,是选黛玉好,还是选宝钗好。”

    他拍拍巴掌,来兴致了,“这个辩题绝对有市场,写两集都不嫌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选谁好?”陈小旭问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若在去年,前年,没住一块的时候,许老师必定慌的一逼,但现在稳如泰山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个问题可以反过来看,与其说选择谁,不如说她们本身追求什么样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六学、明学灵魂附体,丫张口就来,“宝钗心中有富贵功名,若是个男子,必会闯出一番大事业,但她偏是个女子,只能把这些寄托在伴侣身上。

    她当然渴望爱情,但没有也罢,她对男人最大的一个硬性要求,就是要上进。她打点后方,男人在前方拼杀,这是她觉得有价值的地方。

    黛玉呢,她求的就是个知心人,你懂我就好。貌似简单,实则艰难,能懂黛玉的人,各方面肯定也不会差。

    其实我一直觉得,钗黛没有谁高谁低,都是绝好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雨凌晨开始下,时大时小,始终不停。

    过午后,陈小旭药性上来,蜷在被窝里睡了,张俪挨在旁边也眯着。

    许非则文思泉涌,速写了几段剧情,就是刚才想到的那些。等写完出来,见天色更昏,已经四点多钟了。

    院里积水不少,还没到淹的程度,猫狗蔫巴巴的没精神,连叫都不叫。

    他上小饭馆买了晚饭,回来进西屋,俩人还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醒了没?”

    “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传染了吧?”

    他凑到近前,见两个姑娘侧着身,脸对脸,身上搭着毯子。

    一个风流灵巧,一个端方大气,呼吸含混,湿润甜香。薄薄的毛毯顺着衣衫褶皱滑下来,覆着无尽的窈窕美好,末了是两双穿白袜子的小脚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非看得怔了,见一缕头发垂下遮了谁的唇,忍不住伸手去拨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阵闷雷忽自东方滚来,九天之上,冥冥之中,似有一股不可言明的力量阻挡了许老师的绮念。

    他一顿,手缩回去。

    张俪被惊醒,揉揉眼睛,“你出去了?”

    “嗯,买了点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,这一天昏昏沉沉,胡度春秋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重说!”

    “今天过的真快呢。”

    她缓了缓,起身下床,这一动,陈小旭也醒了。见桌上摆着碟盘,一盆热饭,丧气道:“又吃饭呀,我感觉刚吃过。”

    “吃饱了才有力气恢复,来!”

    许非又搬过小几,扶她靠着,三人边吃边聊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出去,胡同里都成河了。隔壁能淹到腿肚子,李大爷带人掏水呢,唉,我越来越庆幸买这院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大户人家修暗渠的时候,都在里面放只乌龟。一是吉祥长寿,二是可以吃里面的虫子老鼠,不知道这底下有没有。”陈小旭道。

    “这才一进院,不算大户吧。不过没关系,我们有两只呢,改明儿都放里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还是楼房好,不怕风吹雨淋的。”张俪道。

    “可我不参与分房啊……其实也没事,国家政策越来越开放,过几年或许就能买卖了。”

    “过几年我们自己也能买了,你以为还住这儿?”陈小旭哼道。

    “嘁,有本事你现在买啊!”

    “有本事你现在买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又吵架……”

    张俪头疼。

    今天过得真的很快。

    好像一睁眼就吃饭,吃完就中午,睡一觉就下午,再吃完就晚上了。外面雨还在下,黑漆漆什么都看不见,仿佛只剩这一间屋子还亮着灯火。

    陈小旭精神了点,靠在枕头上,跟张俪研究一个针织帽子。

    这是半成品,俩人一起想的。

    粉色,粗毛线,大花纹,一个个菱形格子。

    “前面小一点,后面松一点,这么戴的……”

    张俪往头上比量,“前面紧,向后歪着,贝雷帽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颜色会不会太单调了,加一条驼色的花纹怎么样,再缝个扣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主意好。”

    俩人非常开心,她们哪会什么设计,都是看杂志学,一点点琢磨。

    而在她们对面,许非也没回去,正窝在罗汉床上看画稿。

    多数是陈小旭的作品,涂涂改改,全是小女孩用的东西。有小帽子,两边耷拉下来毛球,还有手套、暖耳、袜子等等,很粗糙,风格却把握住了,就是可爱。

    后世觉得显而易见,八十年代哪有可爱的概念。这说明她的功夫没白费,成功定位了市场。

    “哎,张俪。”

    许非看了一会,忽道:“我改天拿些演员照片回来,你画几个大头像,可以印在t恤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风格的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陈小旭拿起笔,在纸上画了一个小女孩子,头大大,身子小小,透着古怪的萌感。

    “哦,漫画风格的,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张俪一看就懂,又瞅了眼钟:“该吃药了,睡前再吃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动了,我拿吧。”

    许非扔过药瓶,倒了杯水,觉得热,遂用两个杯子来回折,折了又吹。

    张俪取了几枚药片递过去,陈小旭一手接一边,通通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而她吃了药,往枕头上一靠,咬着拇指尖,盯着俩人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么好呢,怎么就这么好呢,到底怎么就这么好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疯丫头,背绕口令呢!”

    张俪戳了戳她,小旭却一本正经,“我以前最怕生病了,每次生病都要哭几天,这次是我最不怕的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许非倒是惊讶了,这丫头细腻敏感,不轻易表达内心,今儿能大大方方说出来,怕是真触动到最柔软的那一块地方了。

    “客气了啊,就算养条小猫小狗我还得负责呢,何况是个大活人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陈小旭翻了个白眼,“不管怎么说,我都要谢谢许老师,大雨天跑出去给我买药。还有你,有你真好。”

    她歪头,猫一样蹭了蹭张俪。

    张俪被她搞的有些好笑,“这不是很正常么?你们俩谁有事,我都不能眼看着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们俩要真有事,我冒个雨算什么?”许非接道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又一阵闷雷滚过,外面大风大雨,漫山遍野。

    陈小旭垂下头,忽地笑了笑,“我忽然觉得,这样挺好的,却也挺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不懂。”张俪眨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那,我就更不懂了。”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/投推荐票
本站推荐
大道朝天
帝霸
修罗武神
大王饶命
圣墟
元尊
武炼巅峰
飞剑问道
永夜君王
牧神记